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原标题: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来源:智谷趋势(ID:zgtrend)|路口大爷

  2020年终的平静,被一块小小的煤炭打破了。

  中央气象台才刚发布今冬首个寒潮预警,湖南、浙江、江西等地就出现了大面积的电荒,“拉闸限电”的童年记忆时隔十年重现东南大地。湖南向市民发出共渡用电难关的倡议,力保经济。浙江看起来稳妥完成了年度目标,直接停了工厂为达减排。

  另一边,从北方的内贸港向内陆延伸600多公里直达矿区,煤荒行情魔幻上演,环渤海港口下锚船舶达到204艘,晋陕蒙还是一煤难求。

  而在东南沿海的港口,上个月底有82艘澳大利亚船舶滞留,船上装载着的880万煤炭被拒之门外。

  煤超疯行情还在继续,发改委限采购价,郑州商品交易所七日来三次出手降温,也没有摁住飙涨的动力煤。而火力发电,占了中国近七成的发电量。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中国不缺煤,为何陷入局部“电荒”、“煤荒”的尴尬境地?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从12月15日开始,多地重现拉闸限电。

  长沙的城市地标、亮化工程都早早关闭,这种举动相信不少市民也会支持。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图片来源:微博@你好长沙

  但没想到这电是真缺啊。

  长沙刚迎来一场小雪,市民们就收到了市里特向广大市民发出的有序用电倡议——全市所有空调一律控制在20℃以下,不使用电炉、电烤炉等高耗能电器。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取暖光靠跺脚还是不够的,得多运动。于是在用电高峰期,长沙写字楼停电,打工人要爬30层楼去上班,这班上得脑瓜子都要冻木了,能有效率?

  连居民小区也出现了电梯停运,多个小区发生电梯卡人的意外。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湖南的益阳、衡阳祁东、株洲,还有江西都陆续发布了有序用电方案,在早晚高峰段实施可中断负荷。大家别挤,年底忍忍,错峰用电,省着点,共渡用电难关。

  11月30日,湖南全省电煤库存同比下降18.5%。国网湖南电力预计,今冬明春湖南全省用电需求将突破湖南电网供电极限,可供电力存在300至400万千瓦缺口,日可供电量存在0.1至0.2亿千瓦时缺口。

  浙江也拉闸了。

  温州规定市级单位3℃以下方可开空调,空调不能超过16℃,领导要带头节能。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义乌一狠心干脆六点钟一到,路灯都给关了,红绿灯也关了,好家伙,晚上不用出门了。

  义乌官方回应,城区主干道以及小区里的路灯都会关闭,街上的招牌景观灯也要关闭,部分企业的开工时间也有限制,该措施会持续到年底。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是的没错,你没听错,义乌说我们不仅要灭路灯,还要停工厂,一切为了响应节能减排。

  今年外贸订单火爆,义乌作为世界小商品集散地,工厂自然是火力全开,来一单干一单。

  但是现在出口企业的风险很大,运价、原材料都在飙涨,还有人民币连续半年走强,不少没定价权的出口企业表示人民币6.5就是承受极限了,再做下去就只能“硬亏”,卖越多亏越多。这时候拉闸停电,还真是及时呵护,大伙儿多休息少亏钱。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后来,越来越多的浙江加工厂都反映,收到了紧急通知,到年底之前全部停产。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浙江此前立过减排flag,到2020年,浙江将建立能源“双控”(控制能源消费强度和消费总量)倒逼转型升级体系;在各市平衡基础上,累计腾出用能空间600万吨标准煤以上。

  看来浙江今年经济确实恢复出色,GDP是妥妥的稳了,现在准备冲刺最后KPI,完成减排的约束性指标。

  据财新采访的浙江发改委能源局人士表示,浙江更大的压力来自于天然气发电。因“双控”“减煤”目标下煤电发展受限,浙江组织发展气电。但因浙江处于输气管网末端,非优先保供的北方供暖区,冬季浙江气电在气源保障、成本控制上均有压力。

  2020年12月14日中国LNG出厂均价5963.46元/吨,半个月内上涨了1932.05元/吨,同比2019年上涨1715.34元/吨,涨幅40.38%。

  这场电荒,看样子还要持续到年底。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一场本不该出现的“煤荒”也在席卷中国大地。

  12月4日,重庆市吊水洞煤矿发生矿难。这家停产关闭两个多月的煤矿,因企业自行拆除井下设备,发生一氧化碳超限事故,最终造成了23人遇难的惨剧。

  这一事故引起了中央重视,随后各类安全检查层出不穷,煤炭主产区进入了高压期,山西、河北等多地连发环保限产通知。加之部分煤矿已经完成了年度生产任务,生产积极性下降,供应量跟不上。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在晋陕蒙西部矿区,如今一煤难求,光是装车排队至少也要等上5个小时,即产即销,不接受赊账,还要提交80%订金,“抢煤”热情火爆。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矿区现在普遍没有库存积累,煤炭供给非常不确定,运费的变化也是大起大落,货主的安排永远赶不上矿区价格的变化,“车到为准,暂不报价”已成常态。

  这样的火热行情,正是煤企渴求已久的。

  目前煤炭全行业负债近4万亿元,负债率近70%。最近河南的永煤违约,就是北方煤企债务风险的冰山一角。所以在今年7月,还有券商分析师建议,政策仍需托底煤价,才能完成煤炭行业稳步去杠杆。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但下游消费环节可不一定享受这样的行情。

  在“北煤南运”的重要通道,环渤海的港口出现了排队等拉煤的情形,下锚船舶已经达到204艘,这些船都嗷嗷待哺,运力周转缓慢,运价持续报高,但从矿区流向北方港口的煤炭数量并没有增加。

  据鄂尔多斯煤炭网,北方港口已不仅仅是低硫优质煤出现紧缺,而是各类煤炭都在紧缺,报价都比往常高,但有价无货。

  此时,澳大利亚的煤炭被中国拒之门外。

  上个月底就有82艘澳大利亚船舶滞留中国港口,船上装载着的880万煤炭。

  客观上讲,中国也不是非要买澳洲煤不可,印尼煤、俄罗斯煤等都是中国的选项。

  但中国从5月开始,就突然收紧了全部进口煤,5-11月,煤炭进口量累计同比减少将近6000万吨。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国内生产供给跟不上,又缩紧了进口配额,就造成了这么一个尴尬局面,多煤的中国居然闹煤荒。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高层不久前强调过,中国经济运行面临的主要矛盾仍然在供给侧。

  这一次大面积的拉闸限电、煤荒,就暴露了中国能源供给侧的短板。

  一是严重忽视进口产能的补充。

  进口煤一直是沿海电厂的刚需,对当地煤炭供给有很好的的调节作用。进口动力煤质量稳定,且5月份价格比国内便宜大概一百多块。对于浙江这样的沿海省份来说,把山西大同的煤炭用铁路运到秦皇岛再运到浙江,成本远高于把煤炭从澳洲运过来。所以不难看出,进口煤对国内煤价是有平抑作用的。

  政策突然收紧,没给沿海发电厂留足准备库存的时间,到了国内供应跟不上的时候,进口煤的蓄水池作用就凸显了。

  12月12日,发改委出手纠偏,电厂进口煤(除澳洲)采购全面放开,不得限制通关。不过,通关也需要时间。

  二是能源的运输网络建设不足。

  铁路运力跟不上。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作为“北煤南运”大通道的浩吉铁路,年度运量远远不及预期,截至11月30日,浩吉铁路今年发送货物1805.7万吨,距离今年目标运量差了整整1000万吨。

  此前,发改委给浩吉铁路定下的目标是2020年煤炭总运量要达到3400万吨左右,而国铁集团定的运量目标约为2800万吨,但今年浩吉铁路预计完成运量是2500万吨,无论哪个目标都难以完成,运输形势严峻。

  据西安铁路局有关人士分析,浩吉铁路沿线周边煤矿、电厂专用线和煤炭储备基地建设进展滞后,还不能形成对铁路干线的集疏运能力,大大限制了浩吉铁路运力的发挥。

  铁路专用线的建设缓慢,很大程度也是因为建设资金以企业投资为主,风险大,导致企业积极性低,真有投资意愿的,在规划、设计、征地拆迁、施工也都需要耗时间。

  作为煤炭市场重要风向标的秦皇岛港,也没有充分发挥运力。

  历经一个多月的积极装卸,秦皇岛港库存还是出现再次降至500万吨以下水平的情况。

  据鄂尔多斯煤炭网,秦皇岛港运行与设计能力相比还有10%的增量空间,而目前存煤数量只有堆场设计能力的60%。在环保除尘的要求下,装卸效率被迫放慢,预计今年完成煤炭吞吐量与设计能力相比,出现2000万吨左右的下降。秦港的尴尬在于,省里的要求是加快退煤、建国际旅游港。

  三是电力系统调度管理能力发展不足。

  湖南国网的说法是,“拉闸限电”与省内发电滞后、外电入湘受限有关。

  发电能力相对滞后造成了湖南省供电出现缺口,比如长株潭地区“十三五”期间用电负荷年均增速达10%以上,但电源装机容量几乎不变。供给侧跟不上需求侧发展,长株潭的城市化加快,电力系统却没有及时扩容。

  三峡送湘电力、祁韶直流等是保障湖南充足供电的外来电。但今冬华中区域各省普遍存在电力供应紧张局面,西北地区冬季风电和光伏发电能力又低于夏季,因此送电能力存在不确定性,后期北方地区供煤紧张、春运运力受限,电煤储运形势不容乐观。

  供给侧改革,当然也包括高峰期的电力调度,提高调峰水平,处理好从传统化石能源向新能源转轨期的矛盾。

  四是调控手段有待提高。

  12月12日,发改委出大招补救,召集了十家电企开座谈会,要求电力企业煤炭采购价格不得超过640元/吨,若超过,需单独报告发改委,发改委对煤源进行调研。

  高价煤,不许买!有解决供需矛盾问题吗?恐怕很难。

湖南浙江告急,一场现象级“电荒”“煤荒”正在席卷大江南

  有人戏称,供给侧改革带来了上游原材料的涨价,需求侧是不是会带来居民端电力的涨价。

  相信高层有足够智慧化解这个尴尬的局面,让这个冷冬不会太冷。

  

上一篇:国内商品期市早盘多数走高:铁矿涨超7% 焦炭、焦煤涨超5%
下一篇:弱美元造就 大宗商品牛市?

新手小白该怎么学习投资理财,小白学理财为您提供基础并全面必备金融理财知识,内容涉及债券、基金、股票、贵金属、外汇、区块链等常见的银行理财产品,及实时金融新闻快讯和市场行情信息,教您进行安全理财规划。

相关理财小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