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式加税 能改善美国财政状况吗?

  来源:局外人的视界 

  读明史的人都知道,大明朝之所以亡国,就是因为税务体系整个崩坏。

  江南富有的士绅们大力扶持自己的利益代言人东林党在朝中发声,操控了舆论,导致商业税被说成与民争利,无法征收,农业税只收得到中下层头上,受小冰河期气候影响,西北常年遭遇自然灾害,但必须承担高额的税负。

  于是小地主和自耕农纷纷破产,闯王的势力就开始无法被遏制了,流民军里面吸收进去了大量熟悉制度的文化人以后,力量发生了质的飞跃,最后闯王进京,崇祯吊死在煤山,大明就亡了。

  美国人没谁稀罕看大明朝的历史,博学一点的精英,可能很怀念我大清的“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美帝的历史不够长,他们认为自己很特别,但人嘛都是那个德行,难道美国是由一群三头六臂的人建成的?

  有一句话说过:阳光之下没有新鲜事,拉长历史的维度,很容易在历史里找到案例,如果你的历史里没有,那么别人的历史里一定会有。

  01

  美国天天喊自由,但一个女翻译把头发染成紫色的自由都没有,一个人在公众场合里的顾忌多如牛毛,听说在自己院子里晒衣服种菜的自由都没有,所以自由到底在哪里?

  知乎里有一个回答说,美国是没有个体的自由,但有法人团体的自由。

  其实说得相当有见地,但并没有说透彻。

  美国既没有个体的自由,也没有法人团体的自由,有的是资本割据的自由!

  所谓的法人团体,你非得庞大到一定程度,别人无法消灭你,拥有自己的资本,可以划定自己的地盘,才能享受到不被干扰的自由。

  你划的地盘越大,自由度越高。

  像邪教徒那样,搞一大片土地,画地为牢,想玩弄儿童都可以赋予童婚的名义,但普通的上班族,你倒是珍藏一点儿童色情图片看看,分分钟被发现了就老实接受法律调教,以及社会性死亡。

  所以被资本庇护,有自己地盘的人,政府基本拿他没辙。

  老比尔盖兹为啥要当大地主?资本要通过各种方法实现最终的变现,其实还是体现在划分地盘上。

  当资本以法人团体的面目出现,圈一大片地盘,那么在这块自留地里,人家甚至都能自己办警察局——只要能搞定门外汉看起来很复杂的各种法律条款,申报模式,这对资本来说根本不叫个事,人家早早的在起草法律的时候就挖了足够的孔留给自己钻。

  02

  所以加税没问题,很好,真正有势力的人,掌握了巨额财富者,人家早就画地为牢,税务部门有办法进来吗?

  实际控制人可以只拿一元钱的年薪,用地盘上的收入为自己支付一切开支,所以他甚至能得到退税,团体背后藏着的是权贵,前面站着的是非盈利的基金机构,你能怎么办?从头到尾的修改现行一切法律?

  不好意思,参议院号称是高盛董事会,权贵俱乐部,俱乐部开会会让会员们损失惨重?不可能吧。

  拜登说要加税,否则国家没钱,这话说得义正言辞,谁都没办法说不对,但加税是加的,向谁加,怎么加,这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富人们权贵们通过代理人游戏早就控制了上层建筑,他们能慷慨的出钱当然是为了能加倍的给自己的财富保值增值,选了你去当议员,当总统,就是为自己代言说话。

  拜登跟川宝的这场世纪大选里,川宝获得都是小额捐赠,而大把来自华尔街顶层权贵的钱可是都投给了拜登。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拜登这种资深老牌政客,即便不为自己未来着想,也要为自己子孙打算,真的那么莽撞的直接把手伸向权贵?他又不是圣人桑德斯,更不是自称印第安人的涡轮。

  即便是真的向富人征税了,也会像鹅城好师爷教的那样,缙绅的如数奉还,老百姓身上的三七分账,有三分能进财政的账就不错了。

  这种收税改善财政大法,只能越改财政状况越糟糕,反倒把美国中产最后一点元气都消耗掉了。

  03

  美国病了,谁都看得出来,特朗普是改良派试图找的一个药方,结果被证实毫无用处。

  但特朗普好歹还是迁就现实的,虽然到处折腾,但人家毕竟是奔着解决实际问题出发的。

  比如特朗普的减税。因为他作为一个有钱人,知道加税毫无用处,因为大公司们有世界性的地盘,几乎可以不受约束,加税对他们而言,毫无意义。

  反正在富人头上加税,肯定是收不上来的,还不如索性减税,这个思路也算是在现实里妥协下的产物。

  至于桑德斯沃伦的那种空想式的,对资本征税的天真想法,假如真能够实行,那么美国也就迎接了一场真正的社会革命了,其暴烈程度,不亚于俄国十月革命。

  因为这是宣告一个旧的统治阶级,统治方式的终结。

  美国人天天喊,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但他们关的是多数人的权利,公权力,少数人掌握的资本却在笼子外面横行无忌。

  正如我大明东林高人们天天喊:不要与民争利,至于民指的是谁?那是他们自己定义的。

  当疫情来临,恰如当年的外族入侵,算是把改良者最后一点指望都给戳破了。

  美国底层人民开始闹起来了,黑人们喊着口号,搞起了轰轰烈烈的零元购活动。

  还好有美联储在那里撑住,印钞机让美股挺尸,401k账户又出新高了,中产们还能继续做梦。

  大明朝哪怕是用严刑峻法都没能保住宝钞的地位,因为控制不住印钞的那只贪婪的手,印钞机开动,其中把持的权贵们,都可以贪婪的分一杯羹。

  然而信用货币的信用垮塌速度是比大明律都快,所以你看,美元不也是个毫无信用的信用货币吗?

  货币的扩张是有尽头的,超过生产力太多,必然崩盘。

  大明朝废掉了宝钞,结果财政几乎崩盘,张居正上台搞了一条鞭法,为了变法成功,宰相把自己变成第一权臣,然而以一个人的力量跟整个阶层的力量斗争,最后的结果是死了还被鞭尸。

  最后问题又回到了原点,信用货币滥印失效设法向富裕阶层征税,富裕阶层已经把皇帝关进了笼子,不许他与民争利,怎么办?

  大明朝的手只能伸向好欺负的中产。

  04

  拜登才登基不到两个月,甩出去了1.9万亿美元,接下来4万亿美元印钞计划马上要出炉了。

  即便如此,美债还是来个打算死给你看的表情。

  核动力印钞机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产品质量立刻就要被全世界质疑了。

  老白等打算回到那条错误的老路上苟延残喘,又被大国公开打脸,心里的酸楚,化作脚底乏力,连摔三跤。

  为了证明美帝的国库还能支撑,放话要加税,话说资本把公权力关进笼子200多年,居然在公权力最虚弱的时候,叫嚣着要在资本身上割肉,这不是开玩笑吗?

  我大明当年为了应付财政困难,加征辽饷,但负担是不敢加在有东林党护体的江南士绅头上。

  朝廷派出去收税的,被士绅们派出泼皮代表民意打了,五个泼皮因为战斗力太弱,被官府打死,张溥卖弄文字写了个《五人墓碑记》把暴民说成义士,从此江南的税收彻底崩盘。

  我美帝去年为了搞掉最后一个务实派川宝,把资深犯罪分子佛洛依德洗白成抗暴英雄,故意引导底层胡乱发泄不满。

  今年赔偿措施一出来,政府配了1.7亿,果然是黑命贵。

  政治效果是刚刚的,拜登高龄当上了美国总统,但美国的基层治理秩序算是基本荡然无存了。

  中产们很快要陷入绝望的境地了:基层治安崩盘化,经济流动停滞化,物价失控化,税收还要过来补刀……

  听说这一波美国的房价倒是涨起来了,除了货币因素还有深层次对治安的担忧,导致能提供良好治安的地盘,资本圈起来的好地方都增值了。

  画地为牢以后,外面再怎么崩坏,里面还能维持着天堂模样,所以赶紧买船票吧。

  正如明末江南先能做个乱世中的桃花源,但厄运来了,最后受害最深的还是江南百姓,哪怕是投降了,都还三不知的给你来个文字狱大清洗。

  05

  自由是有界限的,资本在笼子外面太野,圈养的打手太多,到最后崩盘的时候才会更惨。

  拜登提出的加税,就跟征辽饷一样,打不到权贵大资本的头上,但小资本的地盘里的篱笆是没那么牢靠的。

  当有一天,失败的货币政策把401K账户搞垮,税收政策又反砸在中产的小身子板上,帝国以前扩张金融殖民的红利都被大国给怼回去了,再也没有1美元无限供应的炸鸡自助餐了,中产们也会一起体验底层黑人们的那种心情了。

  但他们毕竟也看过世界的风景,还不曾堕落到如黑命贵一般麻木,所以他们会起来起来抗争,领导觉醒。

  占领华尔街为啥最终没有闹大,那是因为当年美国的货币政策还没有完全失灵,吸了老欧洲和大国的血,苟且了下去。

  现在才是真正的危险逼近的时候呢。

  以史为鉴可知兴替,谁都不能例外,假如谁看起来好像活成了例外,那是因为骆驼身上的稻草还不够多,一根根加上去,迟早会压垮掉的。

上一篇:加拿大央行宣布逐步退出量化宽松
下一篇:拜登3万亿新刺激钱从哪来?“基建=加税” 耶伦明确表态

新手小白该怎么学习投资理财,小白学理财为您提供基础并全面必备金融理财知识,内容涉及债券、基金、股票、贵金属、外汇、区块链等常见的银行理财产品,及实时金融新闻快讯和市场行情信息,教您进行安全理财规划。

相关理财小知识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