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投信仰下政信债会暴雷? 那把政府置身何地?

  原标题:城投信仰下,政信债会暴雷?那把政府置身何地?

  来源:上海陆家嘴金融

  刚接触政信债投资的朋友在学习政信债产品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明明是政府融资,却能给出9%左右的收益。花这么高成本融资,为什么不找银行贷款去?

  其实,地方政府平台公司是非市场化运营的国企,其主要职能就是为政府进行融资,所以信用远超一般国企。其融资体系相当丰富,融资渠道也非常多,包括银行、发债、保险、非标等多个渠道。

  这些融资渠道各有特色,政府平台公司充分利用各渠道优缺点,搭配长周期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各阶段灵活运营,搭建健康、稳定的融资体系。

  城投业务以公益性为主,行业盈利能力普遍较弱,投资数额巨大,资金回收期长,杠杆率较高。因此城投的分析不同于其他一般工商类企业,偿债的来源也对应城投的不同经营项目类型。

  第一类是土地整理业务和城市基础设施代建业务,偿债来源为政府财力;

  第二类为准公益性业务,有收费机制和资金流入,偿债来源一部分来自政府财力补贴;

  第三类为经营性业务,由城投自身负责偿债。信用良好,是必须的,否则无法续借。

  总的来说,尽管外部环境有很多变化,但地方政府保住城投的决心并未出现变化,城投的偿债意愿仍然坚挺。

  在政策环境、制度保障、政府意愿都希望城投债进一步规范发展的情况下,城投信仰基本上保持刚性兑付必将仍是未来几年的主基调。

城投信仰下政信债会暴雷? 那把政府置身何地?

  用最简短的一句话概括“政信债”,就是绑定了【地方政府信用】的【债权融资产品】

城投信仰下政信债会暴雷? 那把政府置身何地?

  为什么绑定了【地方政府信用】呢?

  第一,是地方政府全资的平台作为融资方和担保方;第二,资金用于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上;第三,部分产品质押了对政府部门的应收账款。

  市场上对政信债产品存在多种说法,城投债、市政债、准市政债、城投非标、政信产品、政府债等,其实都是同一类产品,有些叫法不规范。

  地方债务问题难解决

  城投信仰的难以打破与地方债务问题也高度相关。

  虽然2014年以后,地方财政与城投债已经作了切割。但从性质上来说,城投企业与地方政府的关系仍然是一体两面:城投融资就是地方财政的补充,离开城投的地方财政无法维持地方治理、投资等必要的开支。

  从实际情况来看,尽管政府一直提出要化解地方债务,但化解模式以借新还旧为主,很难真正解决债务问题。当前的地方财政仍然普遍处于艰难的状态中,不仅存量债务压力很大,近年的隐性债务也使得地方政府焦头烂额。许多地方财政都仅仅勉强能够维持“三保”,大部分的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投资都依赖城投完成,城投债务也因此持续增加。

  而如果要遏制城投债务的新增,势必要通过大力度的结构性改革解决存量债务、推进财税体系的改头换面。但财政改革涉及面太深、太广,与地方政府转型、地方治理息息相关,是未来数年的重大课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城投债”形式存在的地方债务,继续承担一部分地方政府的融资功能是既定事实。

  “城投债”这一特殊群体依然将承担应有的使命。

  政信债会不会违约?

  既然是债权产品,即便是地方政府平台的融资,也肯定做不到0逾期0违约。

  探讨一下,去年整个市场有多少地方出现过违约。

  据华西证券研究所统计,自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在一年零3个月的时间内,出现城投非标资产延期的主体共有49家,其中贵州独占32家,占比将近7成;其次是云南5家;陕西、天津2家;广西、青海、甘肃、河北、内蒙、四川各1家。

城投信仰下政信债会暴雷? 那把政府置身何地?

  截至目前,像广东、江苏、山东、浙江等经济大省至今未出现任何一个城投非标产品的违约。

  既然是地方政府平台的融资,违约了会怎么处理呢?

  首先,城投债的违约分为两种,一种是技术性违约,一种是实质性违约。

  技术性违约,一般由于地方政府平台在产品兑付本息时筹措资金不及时导致逾期,但在一个月内有效偿还;

  实质性违约,基本发生在行政级别低、地区财政实力不足且负债率较高的地区,如贵州三都、独山等区域,到期后无法兑付本息,则会与投资人协商还款方式,多数采用两种方式:展期还款(展期利息在原有的利息标准上浮1%);分期兑付(在未来一定时间内分期兑付,偿还投资人本金和收益)。

  政信债,绑定了地方政府信用的债权,一旦违约,影响的是地方政府的信用,若延期不处理会对当地的再融资能力造成极大的影响。

  因此,政信债,一般是不存在终极兑付风险的,最终地方政府都会以各种形式筹措资金偿还借款。

  虽然政信债产品的违约事件很少,即便违约后,地方政府平台的还款意愿也很强烈,但对于投资人来说,能不遇上当然就别遇上。

  政信项目还能做吗?

  当然可以做,不仅能做,还有好货!为什么要这样说,是有逻辑支撑的:

  1、我国下一步将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城市基础设施需求巨大,预计到明年,这种新型城镇化所需要到的资金将超过30万亿元,一部分由政府解决,另一部分将会引入社会资本,而这将是信托与政信合作的机会。

  2、当前外部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内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这种背景之下保基建、稳增长的诉求很强烈。去年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保持基础设施领域短板力度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8〕101号)》,这份指导意见为城投平台融资创造了很好的政策环境。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基建就会成为重要抓手,投资人在选信托项目时可将政信作为首选,因为其安全边际较强。

  资金用途

  前几年,绝大多数政信的资金用途明确,比如会写明“用于XX经济开发区项目的建设”。现如今,资金用途绝大多数用于补充融资方的流动资金,说明政信进入新时代!需要投资人以新的思路去筛选政信。

  还款来源

  政信还款来源最重要的还是要靠地方政府的财收来保障,因为政信的融资主体一般是承担基础设施建设的城投公司或大型国企,项目由它们代建后再由政府回购,而回购的资金一般是以政府财政到位的后续资金、阶段性还款以及土地出让收入作为偿还保证。

  但这些年部分地方政府的债务率越来越高,财政收入结构也不太合理,对土地财政依赖过高等情况对政信项目的还款构成了一定的压力。

  作为投资人,应打消对政府信用的过度依赖,现在的政信项目越来越市场化,像“三件套”、对应政府应收帐款这些风控逐渐在消失,未来,我们只从信托项目本身的风险进行考量。

  那么,如何规避风险呢?

城投信仰下政信债会暴雷? 那把政府置身何地?

  我建议大家关注以下几点:

  第一,融资方所在地方政府的财政情况;

  第二,融资方自身的财务及运营情况;

  第三,担保方的财务及对外担保情况;

  第四,产品的担保措施有哪些?

  下面的内容就有点老生常谈了。如果对这类产品不感兴趣就没有继续阅读的必要啦。

  怎么看地方财政实力?

  1)首先绕不开的是地区GDP,即地区生产总值。

  地区GDP,往往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情况最重要的一个指标,沿海地区、有支柱产业的地区,一般GDP高于中西部地区,该类地区也相对不易产生违约风险。

  2)地区财政收入。

  地区财政收入,一般分为三方面,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含土地出让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主要包含税收收入,是一个地区的常规性收入,一般比较稳定;

  而政府性基金收入则是非常规收入,相当于企业财报里面的非经营性损益,一般不稳定。

  一般建议投资门槛设在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过20亿元的地区。

  3)地方政府负债率及债务率

  虽然是体现政府负债情况的两个数据指标,但是很难去具体量化。

  因为地方政府除了显性债务,也有很多隐性债务,诸如本文讲的城投债就是政府的隐性债务,还有政府担保性融资以及明股实债的PPP项目。

  所有政府的负债率及债务率有很多口径。

  4)地区财政自给率

  是一般预算内财政收入与一般预算内财政支出,指在无土地出让及上级拨款等非常规收入外,一个地区自主运营情况。

  一般财政自给率高的地区,自身运营情况良好。

  一般财政自给率低的地区,则过多的依赖上级政府拨款和土地出让等外力。

  怎么看融资方和担保方情况?

  一般政信类产品的尽调报告中对融资方和担保方的情况会有一个比较详细的介绍。着重关注几方面:

  1)融资方和政府的关系

  这就直接区分出纯政信类和伪政信类产品。

  融资方最好是由地区的人民政府、国资委、财政局三者之一进行绝对控股,如果有国家政策性银行支持,则股东名录里面一般会有国开行、农发行等参股。

  尽量避免一些有民营成分参与的合资公司,这种产品就叫不得纯政信产品。

  此外,融资方的城投属性也是参考标准之一,主要看经营范围和营收收入构成,确定融资方的城投属性和地位。

  2)担保方基本是融资方关联方

  关联方担保在政信类产品中很常见,效率很一般,因为一旦融资方遇到债务问题,会直接影响到关联方。

  如果政信类产品中,能出现实力较强的第三方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担保,则多了一重保障,比如重庆三峡融资担保公司。

  但目前非标产品,几乎没有另外找第三方公司担保的情况,毕竟要多付出额外的费用。

  3)融资方和担保方的财务情况

  判断一个企业的偿债能力,一般有两个常见的指标。

  一个是资产负债率,一个是流动比率/速动比率。

  分别代表长期偿债能力和短期偿债能力。

  增信措施,即抵押物/质押物

  政信债产品,一般会涉及到两种增信方式。

  一种是动产,也就是对政府部门/其他城投平台/关联方的应收账款;

  一种是不动产,土地或建筑物等。

  一般来说,土地抵押的增信方式优于应收账款的增信方式。

  对政府部门的应收款质押效力>对其他城投平台>对关联方>对担保方/子公司。

  不过话说回来,到目前为止,还没听过能处置城投平台抵押物的情况,基本都在融资方和担保方这个环节解决了。

  城投公司提供的土地抵押和应收账款质押,处置起来基本不具备可操作性。

  --

  除了上述对政信类产品的参与主体进行评判之外。

  对政信债产品本身,也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第一,通过金交所通道的产品,投资人的资金一般直接打给融资方账户,(任何理财不可能打入个人账户!)后期兑付本息时也由融资方账户直接兑付。

  第二,一定要浏览政府确权文件,应收账款确认函、中登网的转让登记证明、担保方出具的担保函等,证明产品的真实性。

上一篇:十年期国债期货午后继续上行 最高涨超0.3%
下一篇:

新手小白该怎么学习投资理财,小白学理财为您提供基础并全面必备金融理财知识,内容涉及债券、基金、股票、贵金属、外汇、区块链等常见的银行理财产品,及实时金融新闻快讯和市场行情信息,教您进行安全理财规划。

相关理财小知识推荐

绿档开发商将打开一些境外融资渠道?中梁回应:积极争取尽快落地

1452 中梁 融资

在3月24日举行的中梁2020年投资者场业绩会上,有投资者提问中梁管理层:听说政府可能会允许一些绿档开发商打开境一些内融资渠道,这方面有什么进展吗?“积极争取尽快落地”中梁管理层回应称,“我们在尽力争取当中,我觉得应该有条件的。但牵涉到国家政策什么时候落地,暂时不好说。”(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发改委:鼓励社会资本和金融资本参与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建设

42 示范园 农村

国家发改委印发《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建设中央预算内投资管理办法》。办法提出,中央预算内投资主要支持范围包括:示范园内与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直接相关的水电路、农产品生产基地、冷链物流、仓储保鲜等设施建设。中央预算内投资采取定额方式,分两年安排,单个示范园建设项目安排的中央预算内投资总规模不超过400

两市融资余额减少13.90亿元

1800 融资余额 两市

截至3月23日,上交所融资余额报7978.30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减少12.51亿元;深交所融资余额报7135.19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减少1.38亿元;两市合计15113.49亿元,较前一交易日减少13.90亿元。(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2020年信用债违约超千亿 区域融资分化明显

1313 林青 融资

原标题:2020年信用债违约超千亿 区域融资分化明显2020年我国债券市场新增30家违约发行人,共涉及到期违约债券97期,到期违约金额合计约1002.55亿元,新增违约发行人家数、涉及到期违约债券期数同比有所下降,但到期违约金额同比有所上升。3月23日,联

财政城投双收缩 国资再唱主角

1341 债务 地方债务

原标题:财政城投双收缩,国资再唱主角来源:杨老师的基建课堂由于积极财政的转向与偿债压力的攀升,今年的地方财政与城投都陷入了相对的困难,主要精力都用于保障债务兑付与控制债务风险,基本已经很难腾出手来新增投资。但作为“十四五”的开局年,新型城镇化、新型基础

中债资信CBR非金融企业信用债曲线及估值日报-20210323

928 利率

一、公开市场为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2021年3月23日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开展了100亿元逆回购操作。具体情况如下:逆回购操作情况同时,今日有100亿元逆回购到期,今日资金净投放0亿元。二、货币市场今日隔夜Shibor1.9760%,较昨日下行7.60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