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原标题:【债市研究】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来源:联合资信 

  倪昕  高朝群

  天津市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天津市人均GDP处于全国中等偏上水平,产业结构趋于优化,但2017-2019年,天津市地区生产总值波动下降。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位于全国中等水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及财政自给率尚可。天津市政府负债率在全国排名中等偏下,债务负担较重,政府债务率(偿债能力)在全国排名下游。

  天津市各区经济体量相差较大,经济发展不均衡,其中滨海新区作为天津市下辖的副省级区,经济体量远超其他区。天津市各区财政分化明显,其中滨海新区财政综合财力最强,和平区财政自给能力较强。滨海新区债务余额最大,天津市各区政府债务率分化明显,和平区、西青区、武清区及宝坻区的政府债务率相对较低,河北区、河东区、宁河区和滨海新区政府债务率相对较高,红桥区政府债务率高。

  从企业层面看,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数量一般,高信用级别的发债城投企业集中于市本级和滨海新区。自2018年以来,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筹资活动现金流整体呈净流出状态,天津市的发债城投企业短期偿债能力指标有所弱化。天津市各区以及市本级的债务规模差异较大,市本级和滨海新区城投企业有息债务规模整体高于环城四区及其他远郊区,地方综合财力对“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偏低的区域集中在滨海新区、蓟州区和东丽区,需关注面临集中偿付压力和地区债务负担较重的区域内城投企业的信用风险。

  一、天津市经济及财政实力

  1.天津市区域特征及经济发展状况

  天津市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产业创新逐步推动。天津市人均GDP处于全国中等偏上水平,产业结构趋于优化,但2017-2019年,天津市地区生产总值波动下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波动较大。

  天津市作为我国四大直辖市之一、国家中心城市、首批沿海开放城市,是中国北方省区市对外交往的重要通道,也是中国北方最大的港口城市,是全国先进制造研发基地、北方国际航运核心区、金融创新运营示范区、改革开放先行区。天津市土地总面积11966.45平方公里,其中海岸线长153.67公里、陆界长1137.48公里。天津市是中蒙俄经济走廊主要节点、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支点、“一带一路”交汇点、亚欧大陆桥最近的东部起点,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和交通条件,成为连接国内外、联系南北方、沟通东西部的重要枢纽,是邻近内陆国家的重要出海口。

  行政区划方面,天津市现辖16个区,包括滨海新区、和平区、河东区、河西区、南开区、河北区、红桥区、东丽区、西青区、津南区、北辰区、武清区、宝坻区、静海区、宁河区、蓟州区,共有126个镇、3个乡、120个街道、3556个村委会和1657个居委会。截至2019年底,天津市常住人口1561.83万人,比上年底增加2.23万人。常住人口中,城镇人口1303.82万人,城镇化率为83.48%。截至2019年底,天津市户籍人口1108.18万人。

  天津市自然资源丰富。天津市已发现矿产资源35个矿种,查明资源储量的矿产有18种,主要有锰硼石、锰、金、钨、钼、铜等,非金属矿产主要有水泥石灰岩、重晶石、叠层石等。天津市附近海域石油天然气资源丰富,已探明石油储量超过1.9亿吨,天然气储量638亿立方米。盐田面积338平方公里,海盐年产量240多万吨,是我国最大的海盐产区之一。地热资源储量丰富,具有埋藏浅、水质好的特点,已发现的10个具有勘探和开发利用价值的地热异常区,热水总储藏量达1103.6亿立方米,是中国迄今最大的中低温地热田。

  经济运行方面,2017-2019年,天津市地区生产总值(GDP)波动下降,GDP排名均居于全国第23位。同期,天津市GDP按可比价计算增速分别为3.6%、3.6%和4.8%,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天津市三次产业结构由2017年的1.2:40.8:58.0调整为2019年的1.3:35.2:63.5,产业结构趋于优化。固定资产投资方面,2017-2019年,天津市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增速波动较大,分别为0.5%、-5.6%和13.9%,2019年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4%)。

  产业发展方面,天津市是我国传统老工业基地,近年来,受产业结构偏重偏旧、新动能增长点“青黄不接”、民营经济发展滞后等因素影响,天津市经济进入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阶段。近年来,天津市有序退出落后产能,同时推动产业创新,构建“1+3+4”产业体系,即智能科技产业+生物医药、新能源、新材料三大新兴产业+航空航天、高端装备、汽车、石油石化四大优势产业。工业发展方面,2019年,天津市工业增加值较上年增长3.6%,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3.4%,较上年加快1.0个百分点,增速有所提高。在规模以上工业中,分门类看,采矿业增加值增长3.0%,制造业增加值增长3.3%,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加值增长6.0%。分行业看,39个行业大类中20个行业增长,其中汽车制造业增长13.7%,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18.6%,医药制造业增长8.8%,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10.9%。

  根据天津市统计局披露的数据,2020年1-9月,天津市地区生产总值为10095.43亿元,维持上年同期水平。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为128.90亿元,同比下降3.1%,较上半年收窄5.5个百分点;第二产业增加值为3353.82亿元,同比增长0%;第三产业增加值为6612.71亿元,同比增长0.1%。同期,天津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由降转增,同比增长0.1%;天津市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同比增长1.3%,其中第一产业投资同比增长97.4%、第二产业投资增长2.9%、第三产业投资下降0.1%。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2.天津市财政实力及债务情况

  2017-2019年,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位于全国中等水平,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及财政自给率尚可。天津市政府负债率在全国排名中等偏下,政府债务率在全国排名下游。

  2017-2019年,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波动较大,按可比价计算增速分别为-10.4%、-8.8%和14.4%,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全国排名第16位。同期,天津市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9.77%、77.15%和67.80%,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稳定性尚可。2017-2019年,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波动增长,财政自给率逐年下降。2017-2019年,天津市政府性基金收入波动增长,年均复合增长7.88%。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1-9月,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392.8亿元,同比下降15.3%。其中,税收收入1081.9亿元,同比下降12.7%;非税收入310.9亿元,同比下降23.3%。天津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2170.2亿元,同比下降6.8%。2020年1-9月,天津市政府性基金收入676.9亿元,同比下降36.8%;天津市政府性基金支出1449亿元,同比下降14.3%。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2017-2019年底,天津市政府债务余额持续增长,分别为3423.98亿元、4078.36亿元和4959.30亿元。截至2019年底,天津市政府债务余额居全国第23位。同期,天津市政府负债率分别为18.41%、21.68%和35.16%,逐年增长;2019年,天津市政府负债率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排名第22位,政府债务负担较重。同期,天津市政府债务率分别为83.85%、106.86%和113.45%,逐年增长;2019年,天津市政府债务率在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排名下游,天津市政府偿债能力相对较弱。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二、天津市各区经济及财政实力

  1.天津市各区经济实力

  天津市各区经济体量相差较大,经济发展不均衡,其中滨海新区作为天津市下辖的副省级区,经济体量远超其他区域;2019年,天津市仅部分区域披露了GDP,GDP总量较2018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天津市现辖16个区,从区域地理位置划分来看,可以简单划分为核心六区、环城四区、滨海新区及远郊区,如下表所示。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GDP规模来看,滨海新区作为天津市下辖的副省级区,GDP总量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受“挤水分”影响,滨海新区2016年GDP规模从10002.31亿元缩水至6654亿元,2017年以来,滨海新区政府仅披露了GDP增速情况。天津市核心六区中仅有和平区和河西区公告了2019年GDP规模,分别为827.30亿元和973.28亿元。环城四区中西青区GDP规模为819.85亿元,东丽区和北辰区均超过600亿元。远郊区中各区的GDP规模相差较大,其中武清区处于领先地位,为886.14亿元。2019年,天津市仅部分区域披露了GDP,且GDP较2018年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2.天津市各区财政实力及债务情况

  天津市各区财政实力分化明显,其中滨海新区综合财力相对其他区域较强。天津市各区财政自给率水平相差较大,和平区财政自给能力较强,包括河西区在内的六区财政自给率尚可。滨海新区债务余额最大,天津市各区政府债务率分化明显,和平区、西青区、武清区及宝坻区的政府债务率相对较低,河北区、河东区、宁河区和滨海新区政府债务率相对较高,红桥区政府债务率高。

  (1)财政收入情况

  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看,天津市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差距较大,滨海新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较大,2019年为502.68亿元,远超其他区域;核心六区规模相对较小,仅河西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超50亿元;环城四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较高,均在50亿元以上,其中西青区为95.44亿元;远郊区中武清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19.08亿元,宝坻区和静海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也在50亿元以上,宁河区和蓟州区则低于30亿元,规模最小。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看,天津市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差异较大。宁河区、津南区和滨海新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2019年)分别为17.70%、14.10%和8.41%,位居全市前三位。武清区、东丽区、河东区、河西区、红桥区和北辰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正增长,处于1%~5%的水平。其他各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均为负增长,其中河北区、和平区和蓟州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分别为-18.29%、-17.18%和-9.90%,增速为全市后三位。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结构来看,2019年,天津市各区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差异较大,其中蓟州区和宝坻区低于55%,相对较低。其他各区税收收入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重均超65%,其中滨海新区、河西区、和平区和河东区处于80%~90%的较高水平。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政府性基金收入

  政府性基金收入方面,天津市各区实现的政府性基金收入规模差别较大。2019年,滨海新区政府性基金收入为288.20亿元,位居全市首位;环城四区及远郊区中的武清区和宝坻区政府性基金收入规模在80~140亿元,规模较大。其他各区小于40亿元,其中核心六区除和平区(6.03亿元)外均未实现政府性基金收入。从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看,2019年,北辰区、津南区和东丽区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较快,西青区、静海区、蓟州区则是负增长。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财政自给率

  财政自给率方面,2019年,天津市各区财政自给程度尚可,其中和平区超过70%,相对较高;河西区、北辰区、滨海新区、南开区、武清区和东丽区财政自给率介于60%~70%;其他各区自给能力偏弱。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2)债务情况

  从债务层面看,截至2019年底,滨海新区以1429.90亿元的债务规模为全市最大,占天津市政府债务余额的28.83%。津南区、东丽区位居第二、三位,规模为206.98亿元和170.52亿元。南开区与和平区分别以65.00亿元和24.00亿元排名最后两位。其他各区地方债务余额为80~170亿元。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偿债能力方面,截至2019年底,天津市各区政府债务率相差较大,其中红桥区、河北区和河东区政府债务率较上年底大幅上升,分别上升136.93个百分点、99.41个百分点和53.32个百分点,债务负担明显加重。北辰区、东丽区、宝坻区与和平区较上年底有所下降,其中北辰区下降44.72个百分点。其他各区政府债务率增长区间处于4~40个百分点。天津市各区中,红桥区政府债务率高达327.48%,债务负担重,河北区次之。河东区、宁河区在内的十区政府债务率处于90%~160%,其他各区债务率低于60%,其中和平区为37.50%。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三、天津市城投企业偿债能力

  1.天津市城投企业概况

  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数量相对一般,AAA级别的发债城投企业均在市本级和滨海新区,除宁河区和蓟州区外均有信用级别为AA+的发债城投企业。

  截至2020年10月底,天津市内有存续债券的城投企业共41家,其中市本级城投企业10家、区级城投企业31家。从区级发债城投企业数量看,滨海新区发债城投企业数量最多,为13家,其他各区发债主体在1~3家不等。总体看,天津市区县级城投企业发债主体数量一般,其中市本级和滨海新区发债主体占比高。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城投企业信用级别区域分布看,天津市城投企业中AAA主体共6家,集中在市本级(3家)和滨海新区(3家);AA+级城投企业21家,占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的51.22%,主要分布在市本级(5家)和滨海新区(7家),除蓟州区和宁河区外,其他各区均有1~2家的AA+城投企业;AA级城投企业12家。信用级别较高的城投企业集中在天津市本级及滨海新区。

  从级别迁徙来看,2020年1-10月,天津市城投企业主体信用级别变动以上调为主,主体信用级别上调城投企业3家,其中天津津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和天津市西青经济开发总公司主体信用级别由AA上调至AA+,天津泰达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信用级别由A+上调至AA-。

  2.天津市城投企业偿债能力分析

  自2018年以来,天津市的发债城投企业短期偿债能力指标有所弱化。2019年,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债务负担有所减轻,城投企业债务偿还仍主要依赖于外部筹资;市本级和滨海新区的城投企业未来三年集中到期债券规模大,其中2021年到期债券集中偿付压力较大的为滨海新区、北辰区、市本级和津南区的城投企业。

  从发债城投企业债务负担来看,2017-2019年,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资产负债率和全部债务资本化比率整体呈下降态势,2019年债务负担有所减轻。从市本级及各区来看,2017-2019年,除宝坻区和蓟州区资产负债率波动增长外,市本级及其他各区资产负债率呈现下降趋势;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资本化比率均呈下降趋势,城投企业债务负担均有所减轻。具体来看,截至2019年底,除静海区、西青区及武清区外,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资产负债率均在60%以上,滨海新区、东丽区、蓟州区、津南区和市本级债务负担相对较重。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货币资金对短期债务的覆盖情况来看,2017-2019年,除静海区外,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货币资金对短期债务的覆盖程度呈不同程度的下降,短期偿债能力有所弱化。具体看,2019年,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整体短期偿债能力偏弱,发债城投企业的现金短期债务比均在1倍以下,仅宝坻区、北辰区发债城投企业现金短期债务比在0.60倍以上,东丽区、蓟州区和宁河区的发债城投企业短期偿债能力弱,货币资金/短期债务倍数均在0.20以下。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对全部债务的覆盖情况来看,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对全部债务覆盖程度一般。2019年,宝坻区、北辰区、蓟州区、宁河区和西青区发债城投企业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对全部债务覆盖程度有较明显的提升,整体看,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债务发债城投企业债务偿还对外部筹资依赖仍较大。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筹资活动净现金流状况来看,2019年,天津市城投企业融资环境无明显改善,除市本级及滨海新区维持净流入状态外,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城投企业筹资活动现金流均为净流出状态。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筹资活动后净现金流来看,2017-2019年,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筹资活动后净现金流整体呈现净流出状态,2019年整体净流出规模有大幅收窄。具体来看,滨海新区近三年筹资活动后净流出规模较大,但2019年有大幅收窄,市本级发债城投企业2019年筹资活动后净现金流由净流入转为净流出。整体看,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仍面临一定的融资压力。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天津市市本级及各区发债城投企业未来三年(2021-2023年)到期债券规模看,市本级和滨海新区的城投企业未来三年集中到期债券规模大,其他区属发债城投企业到期债券规模相对较小。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以城投企业2021年到期债券占2019年地方政府综合财力的比重来近似衡量2021年城投债券的到期偿还能力,滨海新区发债城投企业2021年到期债券占地方政府综合财力的比重最高,为69.84%,北辰区、市本级和津南区发债城投企业2021年到期债券占地方政府综合财力的占比分别为43.47%、39.47%和36.01%,上述区域城投企业2021年到期债券的偿还能力偏弱。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3.天津市各区财政收入对发债城投企业债务的支持保障能力

  天津市各区以及市本级的债务规模差异较大,市本级和滨海新区城投企业有息债务规模整体高于环城四区及其他远郊区,地方综合财力对“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偏低的区域集中在滨海新区、东丽区和蓟州区。

  城投企业作为地方基础设施尤其是公益性项目的投融资及建设主体,日常经营以及债务偿还对地方政府有很强的依赖,本文通过各地级市财政收入对“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的覆盖程度来反映地方政府对辖区内城投企业全部债务的支持保障能力。

  从天津市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规模看,由于天津市发债企业主要分布在市本级及滨海新区,因此,市本级和滨海新区城投企业有息债务规模整体高于环城四区及其他远郊区。其中,市本级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规模最大,截至2019年底达5338.88亿元;滨海新区的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规模紧随其后,为4786.05亿元;东丽区虽发债城投企业不多,但存量全部债务达748.33亿元;其他各区发债城投企业数量少且规模相对较小。

  从“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看,市本级及滨海新区整体高于其他各区。截至2019年底,市本级“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最大,滨海新区位列其后,东丽区、津南区和武清区“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均超过500亿元,静海区“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相对较小,为226.48亿元。

地方政府与城投企业债务风险研究报告—天津篇

  从各地级市政府财力对“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覆盖程度来看,截至2019年底,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和地方综合财力对“发债城投企业全部债务+地方政府债务”覆盖程度相对较低的城市为滨海新区、东丽区和蓟州区。

上一篇:投控型集团企业母公司“短债长投”现象研究
下一篇: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发布《向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通知

新手小白该怎么学习投资理财,小白学理财为您提供基础并全面必备金融理财知识,内容涉及债券、基金、股票、贵金属、外汇、区块链等常见的银行理财产品,及实时金融新闻快讯和市场行情信息,教您进行安全理财规划。

相关理财小知识推荐

首次提出化解隐性债务 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可持续”

1294 首次提出化解隐性债务 积极财政政策要“更可持续”

“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提质增效、更可持续,保持适度支出强度,增强国家重大战略任务财力保障,在促进科技创新、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调节收入分配上主动作为,抓实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工作,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明年财政政策依然延续“积极”定调,同时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