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2020年12月底,恺英网络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逮捕的董事长金峰收到了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而恺英网络的实控人王悦却在12月25日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刑。

  于恺英网络而言,动荡的2019年已经过去,除了董事长金峰,先后被公安机关逮捕的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以及离任监事林彬也得到了不起诉的结果,唯有副总经理冯显超案情没有新进展、实控人被判刑。

  除此之外,曾经陷入近80亿元天价赔偿的传奇IP纠纷,也因为恺英网络的“断臂求生”,1元钱“大甩卖”而得到解决。

  目前,恺英网络实控人被判刑的后续影响仍旧需要时间与手段来消弭,2019年的种种变故也要等待时间平复。

  此外,恺英网络需要担心的,还有游戏公司长期焦虑的核心产品步入生命周期末期、爆款新IP未能出现的问题。尤其是其核心产品《全民奇迹》《蓝月传奇》多次被提及生命周期问题,后续新IP的打造与运营压力更加重。

  事实上,实控人被判刑、高管层动荡、IP纠纷、游戏产品生命周期、新产品研发、未来发展战略等问题也引发业界关注。

  实控人被判刑,高管层动荡

  2020年12月25日,恺英网络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涉案的进展公告》,称公司实控人王悦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000万元。

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图源:恺英网络公告

  据了解,早在2019年3月底,恺英网络就公告王悦失联。近1个月后,王悦被证实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经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王悦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目前,王悦犯操纵证券市场罪一事终于落下帷幕。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恺英网络不仅实控人王悦陆续辞去各项职务,而且其高管层动荡,多位高管被公安机关调查。

  2019年4月底,恺英网络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调查;

  1个月后,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公安机关调查,不久后被正式逮捕;

  同年6月初,离任监事林彬辞职,2周后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7月底被正式逮捕;

  2019年10月底,董事长金峰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多位高管取保候审的消息陆续传出,到2020年12月,陈永聪、林彬、金峰陆续收到检察院《不起诉决定书》,唯有副总经理冯显超在被公安机关调查后尚未出现新消息——仅在2020年1月“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离职时持有公司12.01%的股份。

  除此之外,恺英网络还有两位董事李思韵、李刚也分别于2019年7月、8月辞职。

  经历高管层动荡,目前恺英网络多位高管终于度过遭警方调查的危机,不过,其实控人被判刑一事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影响?其辞去公司职务能否避免波及恺英网络

  对此,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认为,对一个中小公司来说,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一旦实际控制人被控制,公司可能面临灭顶之灾,很多关键业务无法推进,很多关键岗位的人有可能就大批离开

  “王悦辞职想减少个人对公司大局的影响,但实际上根本无法将两者分开,即便辞职,公众与股东也知道其与公司紧密相连。”王超补充道。

  不过,中娱智库创始人高东旭则表示,如今王悦被刑拘,已经无太大影响,公司在经过2019年的动荡后,局面已经平稳。至于王悦辞职一事,应当是被捕后无法履行相关职责,才公告辞职。

  卷入近80亿IP纠纷后“断臂求生”

  除了实控人被判刑、高管层经历动荡,恺英网络还卷入一场业内瞩目的天价IP纠纷。

  据了解,2018年5月底,恺英网络全资子公司上海恺英(全称“上海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10.64亿元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浙江九翎自主研发的H5游戏《传奇来了》上线首月流水即超千万元,传奇IP倍受瞩目。

  然而,正是浙江九翎风头正盛的时候,将恺英网络带入了传奇IP株式会社、娱美德的“传奇IP授权”的纠纷中。

  在上述IP纠纷中,2018年10月,大韩商事仲裁院裁定浙江九翎向传奇IP株式会社支付1.71亿元赔偿金;2019年4月,传奇IP株式会社将索赔金额提升至25.06亿元;到2019年12月,该笔赔偿金已经上升至76.62亿元,超过当时恺英网络市值近10亿元。

  2019年9月,恺英网络“断臂求生”斩IP,拟以1元价格将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九翎”)70%股权又重新退还给浙江九翎原股东周瑜。

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图源:恺英网络公告

  彼时,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判赔金额已达22.9亿元。业绩方面,浙江九翎2019年净利润为—0.43亿元,2020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净利润为—781.92万元。经评估公司评估,其资产账面价值为0.00万元,评估价值为—20.6亿元。

  所幸,这场“跳楼大甩卖”式的转让并非完全没有后手,根据浙江九翎业绩补偿纠纷案调解方案,周瑜应支付赔偿款6.03亿元,被告李思韵应支付赔偿款1.37亿元。其中,由于分红款抵付李思韵的应付赔偿款,恺英网络及其关联方不再追究李思韵的业绩补偿责任。

  也就是说,恺英网络当初10.6亿元购回的浙江九翎及其传奇IP,在1元钱的“亏本甩卖”之后,一方面躲过了近80亿元的天价赔偿,另一方面至少还得到了6.03亿元的应收账款。

  对此,王超认为,IP存在着巨大信息差,跟固定资产等容易估值的东西不同,商誉、IP、发明创造等无形资产、虚拟资产很难定价,即便是行业内人士,也很难准确估算这些资产的价格,更何况门外汉。

  “这次IP纠纷是并购失败的典型,但这类纠纷就连法院也很难判断,所以会让公司陷入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对待这种收购,一开始就必须严格把关,出了事只能快刀斩乱麻,否则会把自己拖入深渊。”王超补充道。

  核心游戏产品生命力渐弱,

  爆款IP何时出?

  《商学院》记者注意到,正是在经历了2019年实控人被捕、高管层动荡、天价IP纠纷之后,恺英网络反而出现业绩反弹。

  2018年,恺英网络营收、归母净利润双降,营收下滑27.13%、归母净利润下滑89.17%;到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更是由正转负,巨亏近20亿元,同比暴跌968.4%。不过,在2020年前三季度,恺英网络已经扭亏为盈,归母净利润为1.14亿元,同比增长359.51%。

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图源:恺英网络2020年三季报

  不过,在此情况下,恺英网络要面临的IP压力依然不减。

  恺英网络在2019年财报的核心竞争力分析中指出,公司已成功运营累计活跃用户数2.1亿人次、累计流水收入突破83亿元的《全民奇迹》,以及市场上最成功的网页游戏之一《蓝月传奇》等高质游戏产品。

  不过,其拳头产品生命周期问题已经多次被提及。2019年10月,恺英网络曾在公告中指出,公司重点游戏《全民奇迹》《蓝月传奇》《传奇盛世》等游戏生命周期的黄金周期已过,游戏产品收入减少。

  与此同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国产网络游戏进行总量调控,虽然2018年 12 月游戏版号恢复审批,但是相关调控力度已超出预期,目前审核仍很严格,游戏行业不景气,导致部分产品积压,未能如期上线盈利,收入下滑。

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图源:恺英网络《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半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2020年6月,恺英网络再次强调:“2018 年运营的部分老产品,已至游戏生命周期末端,在多个地区运营流水下降。”

实控人获刑5年半、1元“甩卖”旗下公司 恺英网络 “传奇”不再

图源:恺英网络《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9年年度报告问询函的回复公告》

  这意味着,在《全民奇迹》《蓝月传奇》等拳头产品生命周期问题的重压下,其新的爆款产品何时能够出现也成为悬在恺英网络头顶的另一把利剑。在此情况下,恺英网络2019年财报也披露,将发力IP布局,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搜寻、引进优质IP、储备优质IP。

  高东旭认为,恺英网络之前一些产品的积累和储备还是有一定厚度的。只要公司运营走上正轨,相关产品依然能够创造不错的业绩。所以,接下来就要看恺英网络后续自研产品和代理产品的质量,以及相关产品的版号储备。至于老产品的生命周期如何延长,以及新款产品研发的问题,考验着恺英现有的运营及研发团队,以及相关资金和人才储备。

  “对于恺英网络而言需要考虑,是期待公司业绩的保障,还是期待爆款产品。在游戏产业中,爆款产品的出现需要多种因素,而且有些难度。不过,从2019年开始,多家游戏公司已经纷纷发力,推出了多款爆款产品,例如《原神》《万国觉醒》等。”高东旭表示。

  不过,IP布局方面,王超认为,这是比爆款游戏更需要耐心的,IP从前期储备到后期开发,时间更久,IP战略远水不解近渴,现在恺英网络的营收和利润需要的是一针强心剂。

  “游戏公司不能仅仅靠一款游戏生存,成熟的游戏公司,在一款游戏进入正轨之后,就应该考虑下一个游戏的研发,比如腾讯在《王者荣耀》如日中天的时候,就准备测试《绝地求生》(后改名《和平精英》)。一款游戏当然有生命周期,但是一个成熟的公司就是要在丰年屯粮,以备饥荒。”王超补充道。

  至于游戏产品,其本身就存在着生命周期,王超指出,游戏公司应该眼光放长远,不断开拓新游戏,淘汰旧游戏。如果公司缺乏真正为公司承担责任的人,就不太会考虑公司未来长久发展,而是会加大现有游戏产品变现力度,实际上是加速老游戏折旧,短期收入增加而玩家纷纷离去。

  如今,恺英网络看似已经度过最为波折的2019年,但在种种事件余波的叠加下,恺英网络能否真正恢复元气?尤其是当核心游戏产品生命力渐弱,而新的爆款产品未见其声,为躲避法律纠纷而斩断传奇IP的恺英网络,又如何才能续写传奇?《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商学院)

上一篇:三大翻倍基金经理:2021年最看好这些投资机会
下一篇:

新手小白该怎么学习投资理财,小白学理财为您提供基础并全面必备金融理财知识,内容涉及债券、基金、股票、贵金属、外汇、区块链等常见的银行理财产品,及实时金融新闻快讯和市场行情信息,教您进行安全理财规划。

相关理财小知识推荐

国务院国资委密集调整央企外部董事 涉多位能源央企原董事长

1638 外部董事 央企

去年12月初卸任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组书记之后,陈飞虎的下一站已经明朗:担任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国务院国资委官网近日发布的一则消息披露了上述任命。上述消息同时显示,王宜林等人被聘任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有限公司外部董事,聘期三年。曹培玺被聘任为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外部董事、中国兵

2020年美国的航空公司净亏损超350亿美元

1458 航空公司 净亏损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统计,受疫情影响,美国的航空公司于2020年的净亏损可能超过350亿美元,分析师预计到2021年下半年美国航空公司面临的财政压力才能得到缓解。 分析师表示,美国的航空公司因国际部分航线禁航和国内飞行需求锐减于2020年经受巨大的财政压力。2020年的航空

2020年上市公司刑案录:19老总涉案 监管剑指“关键少数”

1932 上市公司 老总

当老总成为一只“黑天鹅”,于上市公司而言可谓一劫。“我们董事长至今很后悔碰资本市场的东西,如果好好搞实业就不会到今天这一地步。”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公司办公室人员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而这家公司的实控人如今深陷债务旋涡,股权高比例质押且被冻结。资本的力量是巨大的,董事长、实控人们可以凭

2020年末新三板百亿市值公司盘点:神州优车、ST恒宝将摘牌 精选层或成未来“市值担当”

842 精选层 市值

截止至2020年12月31日收市,市值在100亿元以上的新三板公司总共有11家,与2019年底在数目上持平,不过却有4家被替换,其中神州优车因为受瑞幸咖啡事件暴雷拖累股价暴跌,不仅从新三板市值的头把交椅上“跌落”,还因未能按时披露2019年年报而被强制摘牌;精选层“新贵”连城数控则在今年市值翻了

2020年101家上市公司改名 超四成为主业变更

706 变更 上市公司

2020年已有89家公司主动进行了证券简称的变更,另有12家公司发布公告称将要更名。据统计,更改证券简称的这101家上市公司,分别来自20个省份、52座城市。其中,位于广东的公司最多,达到21家,其中深圳有9家、广州有3家;北京、上海紧随其后,公司数量分别达到10家、8家。因“主营业务变更”而更

重磅!2020中国上市公司500强出炉(附全榜单)

1921 中国 上市公司

2020年股市圆满收官,中国上市公司市值500强榜单随之揭晓。数据显示,2020年末,500强企业总市值约86.0万亿元,2018年为63.7万亿元,同比上涨了35%。上榜门槛也较去年出现大幅提升,创出历史新高。(数据来源: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对象为在沪深港美上市的中国内地公司,含

上海市国资委:优化国资布局结构 提升上市公司质量

1299 国资 上海市国资委

日前,上海市国资委召开2021年学习讨论会,上海市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白廷辉指出,2021年要重点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全力稳增长防风险。要以保生产、稳投资、促消费、控风险“四轮驱动”,努力实现各项任务目标;二是推动创新驱动发展。要选好一批创新项目,做好集成与协作,提升辐射与带动。三是促进数字化转型